仆如泥

我爱全职,全职使我快乐

怪力乱神的小故事之修伞

#ooc预警
#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
#各种奇奇怪怪的设定
#我是真粉
#伪古风paro





叶修赶到客栈的时候天已经完全的黑了。

他没有询问店家,就把自己的良驹拴在了马厩里。说是马厩,但也就是一层茅草和几根杆子搭起来的框架而已。

一层里全是着糙人,或者说,到这里来的,没什么好人。

叶修扫视了一圈,没说话。

这里只有两张完好的桌子,有人坐着了。其余人也都是围坐在火堆旁。

看中了其中一个,叶修也不客气,就直接走了过去,似乎对周围的那些目光没有察觉一般。

烛光闪烁,映在墙壁上昏黄一片。

其实楼上还是有客房的,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一直没有人上去过。“是没有上去过,还是上去的人都回不来了呢?”叶修这么想着。

夜色莫名的妖冶。

这时候起了一阵骚动,所有人的目光都往楼梯上看去。

那绝对是位美人,不知是男是女。叶修盯着他,也是呼吸一窒。

那人只是淡淡的看向这里,什么话也不说。叶修回过神来,冲他微笑。

“苏沐秋,原来你在这儿啊。”叶修还是低低的笑着,那笑声低低的骚刮着人的耳膜。

被称为苏沐秋的人还是不说话,直到走到了叶修的身边,才忽然蹦出一句,“你受伤了。”

叶修没所谓的笑着,“行军打仗,受伤是常事。只不准,哪一天上了战场,连回来的命都没了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叶修死死地盯着苏沐秋的脸,看到了他并不好看的脸色。

苏沐秋转过身,领着人上楼。

墙角有蛛网,空气里弥漫着尘土的味道。窗外忽然下了个闪电,随即就听到了雷声。没多久,就有雨珠啪啪地往下掉。

叶修站在窗边,这里荒凉得紧,夜里的路没有灯火,从这里望去仿佛没有尽头。

“你还站在那儿做什么?”苏沐秋抬眼,见他还是没到自己跟前来,便出声发问。

“我想起来一个人。”叶修转过身后向他走来,
“他跟你很像,我甚至都觉得,你们是同一个人。”

在他面前,抚上了他的脸。叶修弯身,阴影把苏沐秋笼罩起来,灯火照应着他的脸,有种让人说不出的莫名的感觉。

让人心跳如雷。

苏沐秋看他,微微的笑着,有点蛊惑人心的意味。

他伸手去解叶修的衣物,剥了他的外衫,还要脱他的内襦。叶修也没反抗,更多的似乎是乐在其中。

他眼里泛着光,就是想看苏沐秋接下来该怎么办。于是,他看到自己面前这个人慢慢俯下身,亲吻着自己的伤口。

“别想太多。要想,也是,想我。”

苏沐秋贴着他的耳边,声音酒一般地醉人。

叶修不吭声,但他的手顺着苏美人的腰一路蜿蜒往上。就势按压着他开始亲吻。

“这是苏沐秋。”叶修想。

雨还在继续,夹杂着雷声,其间还有缠绵的喘息声。









“他什么时候会彻底消失?”叶修问。

自己身边这个人是个道士。叶修刚知道的时候还惊讶了一下,这年头,即便是面相大小眼的人也都能当道士了吗!?

大小眼的道士瞥了他一眼,“很快。”

一阵沉默,两相无言。

“你……真决定好了?”最终还是道士打破了沉默。

叶修点点头,“嗯。他留在这人间也是受苦。”

道士偏头看他,张了张嘴,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。

这不能像其他魂魄一样投胎转世,他耽误了太久,这一走,就是魂飞魄散,那往后,是连面都见不着了的。

“他知道。”道士想,“他还要这样做。”

趁着晌午,道士做了法。那一阵阵的铃声晃得叶修心烦意乱,没办法,这是自己决定的啊。

“沐秋啊,这一别,我们两人是再不能相见了的啊。当初,我离家出走身无长处更无银两傍身,你收留我,我自然惊喜万分……

后来,战火纷飞,没办法,我们都参了军。你有勇有谋,得将军赏识。可谁能料到,那澜州一战,竟是全军覆没。你也……你也没能回来。

……近些年来,一直听人说这里与别处不同。因为是战乱遗处,总有人说遇鬼闹鬼,说是将士亡魂不甘……

我来了好多次,终于遇到你了……可你跟以前不一样了,浑身冰凉。战火已停,这次如果你能解脱,也算是死有瞑目了……”

断断续续的,叶修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。

“哦……连那春梦一场,也是与一具枯骨,抵死缠绵……”

浑浑噩噩间,他看到有人朝他这边走来,身形不稳,似乎再晃一晃就倒了。那人的身影越来越透明,阳光都能穿过,影子都没有。他伸出手,连一个拥抱也没办法给他。

最后,叶修还是看到了他那淡淡的微笑,和以往一样。

他忽然有些伤心,蓦地,就红了眼眶。身旁的道士默默地看着,眼底的情绪看不清楚,只是把兔子往怀里抱了又抱。






“多谢道长。”叶修拱手。

他的眼还是很红,看起来整个人都更加憔悴了。

道士没说话,挥了挥手,转身走了。

叶修也没有多做停留,翻身上马,他回头看,那客栈没了,马厩也没了,他心心念念的人也没了。

往后,长空万里,余生,也没有那么一个人能陪他了。

叶修转过头,赶马上路了。

—END—

评论(4)

热度(10)